cropped-lfmh-logo-with-quavers1   

 翻譯者:Chih Chien Chang


音樂是本來就存在於人類身上的基本特質,幾乎所有的文化,從最原始到最先進的,都有音樂。
有歷史以來,有生命以來,不管調性是否準確,我們都在哼唱,不管有沒有節奏,我們都會拍手搖擺,不管步伐是否精確,我們都會跳舞擺動。
人類的大腦和神經系統天生就可以區分音樂和噪音,節奏和反覆,旋律和曲調。這是生物學上的意外,還是上帝造人的目的呢?無人能解。但是,許許多多的研究顯示:音樂能夠強化人們的健康和表現。

音樂與大腦

像任何聲音一樣,音樂以聲波的形式到達耳朵。外耳收集聲波,耳道將它們吸引到鼓膜。當波浪撞擊鼓膜時,它們使它振動。振動沿著中耳中的微小骨骼鏈傳遞,直到它們到達第三骨,鐙骨連接到耳蝸。

耳蝸它自己是一個繁忙的小世界。它充滿流體,包圍大約10,000到15,000個微小毛細胞或纖毛。鐙骨的振動發送流體波通過螺旋形的耳蝸。流體波產生毛細胞的搖擺運動。反過來,這些細胞釋放化學神經遞質激活聽覺神經,發送微型電流到大腦的顳葉的聽覺皮層。

從那裏開始,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使用核磁共振造影術MRI和正子發射斷層掃描PET的研究顯示,腦部中各部位不同的神經網路,在接觸音樂時,承擔主要的解碼和釋義功能。舉例來說,在右顳葉中的某個小區塊負責感知音調,音調是形成旋律的基礎(音調隨時間形成的模式),和弦(幾個同時發生的音調),和聲(兩到三個同時發生的旋律)。另一個相近的區域則負責解碼音色,當不同樂器演奏相同的音符時,大腦能夠區分差異。同時,小腦處理節奏,前額葉「翻譯」音樂中的情緒。而且,音樂的強大力量足以激發腦部的獎勵機制,帶來如同飲酒或巧克力帶給人們的愉悅感受。

雖然每個健康的人類大腦都可以執行感知音樂所需的所有復雜任務,但是音樂家的大腦可以更好地處理這些任務。頻譜的另一端,腦損傷患者可能在音樂性上顯示出顯著的缺陷;著名的神經學家和作家Dr. Oliver Sacks奧利弗·薩克斯博士在他的著作《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Musicophilia) 探討了許多旋律辨識障礙(Amusia)的案例。
音樂的神經生物學是一個高度專業的領域。但音樂對健康的許多方面也有重大影響,從記憶力和情緒到心血管功能和運動表現力。

音樂和心靈

最廣為人知的音樂的心理影響是「莫扎特效應」。根據觀察,許多音樂家擁有不尋常的數理能力,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研究人員檢測聽音樂如何影響認知能力,特別是時間空間的推理。他們對三組大學生進行了標準的IQ測試問題,比較那些聽了10分鐘莫札特鋼琴奏鳴曲的人和聆聽輕音樂的組別與一組甚麼都沒聽的測試者,莫札特組獲得最高分,不斷地提高測試分數。接著,研究人員驗證這項結果是否僅限於古典音樂,或是任何的音樂形式都可以加強腦部表現。他們將莫扎特的音樂與Philip Glass的重複音樂進行了比較;再一次,莫札特似乎有助於改善空間推理,如通過複雜的紙張切割和折疊任務以及通過16項測試測量的短期記憶。

音樂如何提高認知表現?這還不清楚,但研究人員推測,聽音樂有助於組織大腦皮質右半部分神經細胞的發射,這部分的大腦負責更高階的功能,依據這部分的構造,音樂-或者至少某些形式的音樂-扮演了活絡大腦細胞的角色,讓這些細胞可以更有效率地處理資訊。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理論,但在你趕著屯購莫札特音樂之前,你應該知道在原來的研究中,莫札特效應是有局限性(8到9智商點)和時效性(15分鐘)。在回顧莫扎特的音樂和人類認知功能的16項研究中,哈佛心理學家認為效果甚至更小,不超過2.1個IQ點。這真是一個尖刻刺耳的結論,但它並無法終止音樂可以提高認知能力的理論。事實上,這些不同的結論,應該被當成額外研究的前奏。即使聽音樂對認知能力僅有些微的長期影響,2010年的一份評論報告說,學習演奏樂器可能會增強大腦掌握語言能力,記憶力和注意力的部分。

音樂和壓力

在人類歷史的每一個時代,在世界各地的每一個社群,音樂都讓人們表達自己的感受和與他人交流。不僅僅是表達情感,音樂可以改變他們;正如英國劇作家威廉·康格雷夫(William Congreve)在1697年所寫的:「音樂具有平息憤怒的魅力」。
很少有事情比疾病和手術更有壓力。音樂能減輕這些困難情況下的壓力嗎?幾個試驗表明它可以。
來自紐約的一項研究研究了音樂如何影響外科手術患者。四十名白內障患者平均年齡為74歲,自願接受試驗。隨機分配一半的人接受普通護理,另一半接受相同的照護,但在手術前、中和術後立即聽他們自己選擇的音樂。手術前,兩組患者血壓相似,手術前一周,血壓平均值為129/82毫米汞柱(mm Hg)。在手術前兩組的平均血壓均升至159/92,兩組的平均心率均以每分鐘跳動17次。但是,被寂靜圍繞的患者在整個手術過程中保持高血壓,反觀聆聽喜愛音樂的患者,血壓迅速下降,並且持續下降直到進入恢復室,令人印象深刻的,平均減少35 mm Hg收縮壓(最高值)和24 mm Hg舒張壓(最低值)。
聽音樂的病患表示,在手術的過程中,他們感覺更平靜和更好。眼科醫生們對於患者的音樂選擇沒有意見,但是研究人員並沒有問醫生,患者血壓數據的改善是否讓醫生們可以更放鬆的執行手術。早些時候的研究指出,在手術過程中,醫生們聆聽自己喜愛的音樂,能夠幫助他們釋放壓力並增進手術表現。
一項針對80位需半身脊髓麻醉手術的泌尿科患者的研究發現,音樂可以減少補充靜脈鎮定劑注射的需求。在該試驗中,患者能夠控制他們在手術期間接受的鎮靜劑的量。被分配到可以聽音樂組別的患者,較之那些聆聽白噪音或是手術室本身咔嗒不休聲響的患者使用更少的鎮定藥物。
在白內障和泌尿科手術研究中,病人均保持清醒,但一項針對10名重症患者的研究報告,音樂可以減輕壓力反應,即便患者沒有意識。所有患者都接受強大的靜脈注射鎮靜劑丙泊酚,所以他們可以在重症監護室(ICU)的呼吸機上維持。
一半的患者佩戴耳機聽莫札特鋼琴奏鳴曲的緩板樂章,另一半的患者帶著沒有播放音樂的耳機,護士並不知道哪些患者正在聽音樂,那些聽音樂的人比佩戴靜音耳機的患者,明顯地需要較少的丙泊酚維持深度鎮靜。音樂接受者還具有較低的血壓和心率,以及較低的腎上皮質醇(壓力荷爾蒙)和促進炎症反應的細胞激素介白質IL-6 (interleukin-6)。
相較於ICU試驗使用慢板的古典樂,並沒有研究指出手術房偏好哪種類型的音樂。義大利一項對24名健康受測者-其中一半是精熟的音樂家-的研究發現,音樂的速度影響甚鉅,慢板或是冥想的音樂能夠產生放鬆的效果,較快速的音樂則讓人激昂,但在令人振奮的音樂停止後,受測者的心率和血壓都逐漸降至低於平常水平的狀態,顯示受測者心情放鬆。

音樂醫療

房間裡面有醫生嗎?

根據Arnold Steinhardt,Guarneri弦樂四重奏的創始成員和第一小提琴家,弦樂室內樂的聽眾幾乎總是包括許多醫療從業人士,從頭到腳,從裡到外,似乎有一股神祕而強大的相似性連結醫學與音樂。也許音樂具有相同的療效,而醫生與音樂家都是這個大服務網的一份子,滿足人類的需求,也許音樂與醫學可以視彼此為這網路中的手足吧。
許多醫生熱愛音樂,並且擁有相當程度的音樂能力,可以從爵士演奏到搖滾樂。在波士頓,紐約,洛杉磯,費城和休斯頓,有完全由醫生和醫學生組成的古典樂團,不用說國外也有許多類似的樂團。這不僅是教育程度或收入的問題,在亞特蘭大,除了律師管弦樂團外,沒有由法律代理人,工程師,計算機科學家或銀行家組成的管弦樂隊。而幾所醫學院已經開始利用音樂課程強化未來醫生的聽覺能力。

音樂和情緒

音樂可以舒緩神經,提振低落的精神,並且,明亮,快樂的音樂可以使所有年齡層的人感到快樂,精力充沛和警覺,音樂甚至有助於解除抑鬱症患者的心情。
對1994年至1999年期間進行的研究的權威性回顧報告說,在四個試驗中,音樂療法減少抑鬱症狀,而第五個研究沒有發現任何益處。2006年對60名慢性疼痛患者的研究發現,音樂能夠減少疼痛,抑鬱和殘疾。2009年的一項整合分析發現,音樂放鬆療法能夠改善睡眠障礙患者的睡眠品質。
巴哈可能永遠無法取代百憂解,但當憂鬱症發生時,即便一點小小的幫助都能讓人歡欣鼓舞。

音樂和運動

跌倒對於65歲以上的老人來說是很嚴重的醫療問題,事實上,每三個老人就有一個在一年之中摔倒過至少一次。音樂能夠幫助他們嗎? 一項2011年的研究表示可以,受試者為134名65歲以上的老人,他們有跌倒的風險但都沒有神經系統或骨骼問題導致行動障礙。一半的志願者參加需配合音樂步行或動作的課程,另一半則如常生活。六個月後,這些舞者們表現出比同齡人更好的步態和平衡 - 他們跌倒的機率也減少了54%。類似的研究結果同樣顯示在帕金森患者身上,音樂活動可以增進移動能力。

音樂和中風復建

很少有事情比中風更令人沮喪,而且中風是美國第四大死亡原因,音樂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但2008年的研究指出音樂可以帶來益處。

六十名患者在他們住院治療大中風後很快就參與了研究。他們全部都接受了標準的中風治療程序,三分之一的患者每天必需聽一小時的音樂,另三分之一的患者聽有聲書,最後三分之一的人則未接受任何聽覺刺激。三個月之後,音樂組的言語記憶力提高了60%,而有聲讀物組為18%,未接受聽覺刺激的患者為29%。此外,音樂組的行為力和心智運作能力(注意力)提高了17%,其他兩組則完全沒有提升。
這項研究無法確定音樂是否直接作用於受損的腦組織,或是增強了腦部其他部位的功能,或僅是單純地提高患者的士氣和動機。但其他研究顯示,音樂確實能增強大腦的可塑性,促進腦神經元彼此間建構新的連結。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研究,同時,似乎聽點貝多芬可能對大腦有點好處。

心跳
你不必成為神經生理學家才能搞懂音樂可以影響大腦和其中至少幾項功能。即便你不是心臟醫學專家,你也許有興趣了解音樂對心臟和血液循環帶來的益處。
一個方法是減少壓力。一項威斯康辛的研究評估了45名在72小時內遭遇心臟病發作的患者,所有患者仍然在重症監護室,但臨床上穩定。受試者被隨機分配以聽古典音樂或僅僅繼續日常護理。在20分鐘的試驗期間密切監測所有。幾乎只要音樂開始,聽力患者的心率,呼吸頻率和心臟的氧氣需求下降。音樂對他們的血壓沒有影響,幾乎所有的心髒病發作患者都給予乙型阻斷劑(beta blockers)和血管張力素轉化酶抑制劑(ACE inhibitors),兩者都降低了自身的血壓。音樂組的心血管狀況改善,且在音樂停止後這種狀況仍持續一小時,在心理測試上,音樂組的焦慮程度也較低。
對於心臟病發的受害者而言,即便是短期的改善也是好的,但音樂也可以有長期的好處。來自9個美國醫療中心的科學家團隊隨機分配了748名預定進行心臟導管插入術的患者,接受標準照護、標準照護與代禱、代禱與MIT (音樂、冥想與撫觸)治療或僅MIT療程。
研究人員追蹤這些患者六個月,過程中,患者發生嚴重心臟意外的風險並無不同,這正是本研究的最終目的。研究者得出結論,布論是禱告組或是MIT組治療都沒有達到預期目的,但研究團隊也發現,雖然MIT組並沒有達到預設治療目標,但音樂組患者的焦慮感和情緒困擾明顯減少- 在六個月研究期間內的死亡性降低了65%,而禱告組則未顯示任何潛在的益處。
MIT治療可分成三個部分: 音樂、冥想和撫觸。雖然無從知道音樂是否為關鍵因素,但這種可能性或可與其他研究合拍。
沒有提供最終的證明,這些研究指出音樂對於心臟和循環可能有助益,還包括腦部和心智。但是怎麼辦到的呢?可能的解釋是音樂可以減緩心率、降低血壓和減輕壓力荷爾蒙水平。研究也指出了另一種可能性,科學家測試10位健康的自願者,提供他們不同風格的音樂、觀看喜劇片或是聽聽輕音樂,愉悅的音樂增加26%的血液流動,效益相近於有氧運動或他汀類降膽固醇藥物(Statin) 遠遠領先於笑(19%增加)和放鬆(11%),音樂兩者能力皆有。音樂受測者中情緒焦慮者,減少了6%的血液流速,家有青少年的人,還不趕快做筆記!

音樂家的職業傷害

如果音樂家和醫療人員之間有連結,也許音樂家可以自我療癒。
最常見的問題來自於演奏的重複運動,傷害常來自於不自然的身體姿勢和樂器造成的重量或壓力。一項加拿大的研究發現,39% - 47%的成年音樂家為過度使用造成的傷害所苦,通常發生在手臂上,這項報告指出,導因於反覆不斷使用而造成的傷害,音樂家與新聞工作者相去不遠(41%發病率),而且僅僅些微低於食品包裝工(56%),而且這項研究只針對古典音樂家,可能還低估了搖滾和流行音樂家的患病的風險,雖然音樂對心智很好,但可能對手腕不那麼友善。
「局部肌張力不全症」是一種造成受過高度訓練的音樂家失能的疾病,其可能是由於神經系統部分的過度使用引起的運動障礙。另一個危險是長期暴露於嘈雜的音樂導致的聽力損失。管樂的演奏者可能會因為樂器中的金屬成分導致皮膚過敏,而這些失能症狀還包括了小提琴頸到Satchmo's 症 (口輪匝肌撕裂)。一個令人放心的說法:「大提琴陰囊」,1974年在英國醫學雜誌首次報導,34年後被發現是一場騙局。

聽音樂會也可以嗎?

大部分針對音樂和健康的研究多著重在個體的聆聽經驗,通常透過耳機,這是iPod世代主要的收聽方式,但如果透過老派的做法-聽場音樂會呢?

為了找出結果,瑞典科學家評估了12,982人的習慣,記錄了他們當前的健康狀況、社交網路、參與音樂會和觀看戲劇、教育與收入程度、吸菸和運動頻率,如同預估的一樣,吸菸者和具有疾病的人被預測會早死,運動、教育程度較高、經濟有保障的人預測壽命較長。

但也有一個意想不到的發現:出席文化活動對死亡率有驚人的強大影響。很少或較少參加音樂會和觀賞戲劇的人,在研究期間的死亡率是經常參加人的1.57倍,偶爾參加的人死亡率則介於兩者之間。
參與文化活動所帶來明顯的保護不能藉由收入、社交網路、或教育程度的差異來解釋,研究者推測音樂可能刺激大腦的特定區域,改善賀爾蒙水平或免疫系統。或者,聽音樂會的人有他們自己的信仰體驗,像莎士比亞說的「天庭的音樂」。
這只是一個研究,而且應該在藥局提供音樂會門票之前證明這個理論。即便是現在,喜歡參加文化活動的人也許能得到一些額外的樂趣,文化活動除了讓人愉悅以外還有益健康。

音樂和肌肉

雖然iPod能夠播放放鬆,減壓,降血壓的古典音樂,但更常用於爆發性、強力節奏的流行樂,特別是健身時。許多運動員都沉迷在他們的音樂-但對他們的表現真的有助益嗎?
或許。一項英國的研究比較了搖滾樂、舞曲和激勵人心的音樂,音樂對於跑者來說並沒有影響。許多運動員認為音樂是有幫助的,但是似乎沒有增加他們的耐力,另一方面,來自英國的另一項研究發現音樂增加的跑步機上步行的耐力,以色列的研究報告則指出音樂提高了自行車測功器上的無氧能力峰值,但效益非常短暫美國的研究發現,音樂增強了重量訓練的效果,但英國的一個試驗報告說,雖然充滿能量的音樂增強力量,輕音樂卻有相反的效果。
波士頓馬拉松掙扎著要禁止iPod和其他個人音樂穿戴裝置,這也許有一些安全考量,但沒有理由擔心音樂影響競賽的公平性。

藝術的科學

古希臘人的神-阿波羅-負責掌管醫學和音樂,現今的醫生告訴我們,音樂可以強化神經網絡的功能、減緩心率、降低血壓、減輕壓力賀爾蒙水平和降低導致炎症反應的細胞激素,並為接受手術的病患、心臟病患和中風患者提供緩解,但這些生物解釋和臨床觀察可能無法完全描述音樂對人類和世界的影響。幸運的是,詩人和哲學家可以填補空白。

醫生告訴我們社會孤立是導致心臟問題的危險因子,而羅伯特·布朗寧Robert Browning寫道:「聽到音樂的人會感覺自己遺世獨立一下子」。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表達情感是健康的。托爾斯泰解釋說,「音樂是情感的速記」。臨床醫生教導人性的溫暖可以緩和許多悲傷,而莎士比亞宣稱:「如果音樂是愛的食糧,請為我繼續演奏」。

在阿波羅統治的日子裡,柏拉圖解釋道:「音樂是一種道德規範,它給宇宙的靈魂、讓想像力有翅膀、讓生命充滿魅力和歡樂還有其他的一切。」

 

原文出處:http://www.health.harvard.edu/staying-healthy/music-and-health

創作者介紹

停看聽音樂培訓中心

Janny's音樂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