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55303_10206859269986994_2147396491_n   

     我是家裡的第一個孩子,所謂第一個孩子照書養,即可解釋我的童年。

         還記得就讀幼稚園時,一個禮拜有幾天,我都會提早離開學校,媽媽會帶著我趕回家,換上韻律服,再趕到韻律舞教室讓我跳啊跳;或是剛吃完晚餐,就把我送到幼兒美術班揮灑水彩、玩蠟筆;以及至山葉音樂教室隨著音樂搖擺。但我的父母亦是尊重孩子意願的家長,他們在徵詢我的意見後,停掉美術及舞蹈課,並讓我跟隨陳老師,好好的學習音樂。

         雖說是我自己選擇的,但要一個超好動的孩子好好地坐在鋼琴前面,每天至少練一小時的鋼琴,實在不是件易事。爸媽除了陪同練習外,還必須不停地耳提面命,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如果不想學了,也可以停掉;對於練琴,我承認我的不勤奮,但無法繼續學琴這件事,在當時還是小小孩的心中,卻是更大的恐懼。

        自從爸媽發現我跟弟弟對音樂有興趣之後,只要花蓮的音樂廳有活動,爸媽就會想辦法帶我們去欣賞,通常較大型的音樂會都有年齡的限制,媽媽甚至一邊保證我們絕對不會吵鬧,一邊拜託主辦單位讓小孩也有機會聆聽音樂,現在回憶起當時的畫面,真的特別感謝我的父母,是如此地重視對我們的教育。印象最深刻的是,某一場為兩位國際鋼琴家到花蓮舉辦雙鋼琴演奏會,我跟弟弟聽的非常專心,彷彿看得見音符流瀉至空氣中,在我們心中產生莫大的震動,那時才發現,在眼前,已有一扇門為我們敞開!

         在興奮的心情下,我向老師咨詢考音樂班的辦法,沒想到老師卻告訴我,我不適合!當時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早知道就好好練琴了,我一定是不夠好……』,雖然很沮喪,但因著不想放棄、喜歡音樂的心,加上老師及爸媽的鼓勵,我選擇繼續學鋼琴;沒想到,在接下來非術科班的學琴過程中,我才慢慢了解老師當時說不適合的意思,也讓我踏進了另一個學習的階段。

         高中時期,在課業上感到疲憊時,鋼琴是我最好的紓壓方式。並在練習過程中,我能感覺到我的音樂在漸漸地解放,長期的練習造就完整的底子,無論是肢體的技能,或是音樂的感知。當我在技巧上,越來越能隨心所欲時,感知投入到曲子的程度,便是從前無法比擬的,那是一種心曠神怡的享受,毫無保留、純粹地用音樂展現出我的模樣。我的音樂一向隨心所欲,常常悲傷的曲子被我詮釋成開心愉悅,本來是可愛的曲子被我彈得沈重至極,每次去上課,老師常會因為特殊的曲風嚇一跳,但那是我的音樂表達,在自己探索藝術領域的過程中,我是滿足而快樂的,老師也深知這一點,現在想來,很慶幸在學習藝術的路上我一直是自由的,依然像當初看見音樂漂浮在眼前一般,是觸手可及,相當平易近人的!

         後來我選擇了媒體影像,這是個需要多元化的工作,我們將文字視覺化,並善用音樂來提升影像的層次,就像鐵達尼號,如果少了膾炙人口的主題曲,或是說近一點的,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這部電影,少了經典的配樂,整部電影即少了一大重心,而這些都是影片製作人員美感的考驗;因著從前的音樂美感的訓練,我懂得判斷怎麼樣的影像,該配上什麼樣的音樂,在剛開始自己嘗試剪接、製作短片時,搭配音樂是我玩得最開心,也是最有自信之處,在後來的工作上亦是,無論是同業朋友讓我幫忙挑選曲子,或是詢問我關於音樂或聲音上的意見,都是我成就感的來源。

         學習藝術的人必須不停地挖掘自己,發現世界,這條路是充滿挑戰且沒有終點的,雖然辛苦,卻也會在這條路上得到莫大的自我實現;而音樂,正是那把開啟我通往這條路的門的鑰匙,也是我一切的起點。

by~妤婷    

創作者介紹

停看聽音樂培訓中心

Janny's音樂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