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4320_818032308208462_1293349750896650962_n  

炎炎夏日,冰店推陳出新,用創意行銷手法來吸引消費者。「芒果十八吃」是最近看到最吸引人的廣告,芒果冰、芒果冰沙、芒果切盤、芒果乾、芒果優格、芒果涼麵、芒果蛋糕、芒果奶酪….眼花撩亂的同時,心中冒出個疑問:不都是芒果嗎?


在今天講座中,余老師以Ligeti的第二號弦樂四重奏做為主要解說曲目,從角色、對比、變形與開展的角度來聽音樂,音樂似乎變得有故事性、有發展的邏輯性,主角儘管歷經一波三折的冒險,歷劫歸來,始終是主角;單音經過延長縮減、劇烈擠壓、一分化為二,最終依舊回歸單音;就像芒果經過各種創意手法,仍不脫離芒果酸甜多汁的本質。

『音樂的本質從未改變,改變的只是它開顯的姿態』

在聆聽現代音樂的過程中發現,當你的耳朵開始習慣這樣「特殊」的聲響時,你會進一步去聆聽音樂中的細節與變化。而這些變化邏輯早在文藝復興時期(或更早)的音樂中即可窺見。回歸音樂的本質,思考音樂到底發生什麼事?主角配角,劇情起承轉合對照主題與動機發展以及曲式上的對比與呼應性。音樂其實也是ㄧ種語言,語言有語法,音樂亦是如此。

『音樂中的點線面』

既然音樂有語法,且這樣的語法也有它ㄧ脈相承的邏輯可言,那為何現代音樂會如此難以入耳?在日新月異的社會中,求新求變,跨領域儼然已成趨勢,音樂與藝術結合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二十世紀的表現樂派即是繪畫與音樂相輝映的最佳例證,畫面上的點線面移植到樂譜上,動機不再遵循既定的發展手法而改為以織度消長的模式,由點延伸成線,再發展為縱橫交錯的面。因此,現代音樂中,較少聽到旋律線,是因為既有的發展手法被打破,以點線面加以取代。就像是芒果冰已經不能滿足汰舊換新的市場,而推出芒果優格,但他的主體還是芒果,只是做法不同,且跟優格攪和在一塊。

『失序中的秩序,秩序中的失序』

除了點線面,現代音樂的技法變化萬千,並且以陌生化的聲響來製造音色的多樣性。但也因為如此,作曲家所選用的素材往往非常單純,只是透過不同的形態來加以複雜化;而在複雜的音樂中,抽絲剝繭得以找出核心元素。乍聽下失序的音樂,其實含有點線面織度消長的邏輯;而在這樣的邏輯中,又根據作曲家的個人風格與創意,增添邏輯上的不可預期,製造音樂的意外驚喜。

到底什麼是好聽,什麼是難聽的音樂,無從給予ㄧ個正確且客觀的答案,因為這取決於每個人不同的審美觀,情人眼裡出西施,各有所好。好比有人喜歡芒果冰,卻不喜歡芒果優格;有人喜歡芒果優格,卻討厭芒果汁,但它都是芒果啊!

無論形變如何,回歸最初的本質,才能體會形態變化的過程與意義。

創作者介紹

停看聽音樂培訓中心

Janny's音樂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