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使變成惡魔,或許她只是想吃塊Oreo

 

 可愛眼鏡妹

 

一堂音樂課是如何開始的呢?

跟爸爸媽媽互道再見,然後開心的進教室?

被爸爸媽媽以半推半就半哄半騙的方式,然後信以為下課後真的會去吃冰淇淋的心情進教室?

或者上演四川「變臉」的戲碼,在爸媽轉身離開後,從天使換成惡魔….?

 

每個孩子都有兩張面具,一張天使、一張惡魔(或者更多)

原本惡魔大於天使的小孩,突然嶄露天使面,老師會覺得受寵若驚;

但若是天使大於惡魔的孩子,突然惡魔附身,老師通常都會由吃驚轉為比平常更為憤怒的表現

 

我有一個處女座的可愛眼鏡妹,

他對所有課堂上的規矩都非常有自己的一套堅持,如:

《哈農》要擺在《可樂弗》的後面;

功課標籤要跟聯絡簿上的紀錄一樣的顏色;

收節拍器的布一定要像王品牛排的餐巾紙一樣包四摺;

這樣有規律有禮貌的孩子,上起課來自然省事許多,

或許有時候老師人來瘋想要來點搞怪創意的教學法,

他都還會有些不習慣

 

這樣一個乖孩子,怎麼突然有一天,推推眼鏡,完全就變了一個人?!

 

她開始看不懂音符、雙手用一種被黏鼠板黏住的姿態趴在琴鍵上、

不會對節拍器(連她節拍器的布都丟在地上了!)

最令人驚訝的是,她開口叫我:「ㄟ」

 

我一向認為禮貌凌駕於一切,一聲「ㄟ」有如空谷回音,不斷竄入我的腦門,

不斷挑戰我的理智線,在這條線要斷裂的時候,

我冷靜下來,試著問他怎麼了?

哪裡不會嗎?是不是心情不好?還是哪裡不舒服?還是在學校跟同學吵架?被老師罵了?......

@#$%(在經過二十個問題她都搖頭不答時)我的理智線再次要斷裂

 

這回,我從「老師」的椅子上站起來,將雙手搭在她的肩上蹲下,

靠近「學生」的鋼琴椅旁,我聽到飢腸轆轆的聲音...

 

蹲下來,站在孩子的高度看世界,

將會是一片你不曾想像過的風景。

 

當天使變成惡魔,或許她只是想吃塊Oreo。

 

轉一轉,看一看,拍一拍,再抱一抱(舔一舔?!)

 

我們要的不是她立刻變回天使,而是知道她變惡魔的原因和她在經歷自己變惡魔的過程中,她對於自己的評價與感受。

 

 

眼鏡妹接下來如何呢?

她又恢復處女座性格,並且禮貌加倍。

 

當然,雖然我能理解肚子餓的痛苦,但我們還是好好的溝通了

關於這樣無來由變臉的狀況。

 

至於是怎麼溝通呢?(下回待續)

不過大致上就是我演了一次從天使變惡魔的狀況...

 

  

老師也愛你喲!

創作者介紹

停看聽音樂培訓中心

Janny's音樂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